新课程背景下的农村初中文言文教学探析

0 Comments

文言文教学是初中语文教学不可或缺的重组成部分。新课程背景下,如何让农村初中生学好文言文,是作为农村语文教师值得探讨的问题。本文结合农村初中文言文教学现状,谈谈在新课程背影下农村初中有效开展文言文教学的方法。
关键词新课程农村初中文言文教学

在初中语文教学中,文言文教学既是重点又是难点。一直以来,有这样一个争议中学生不学习文言文,学多少,学到什么程度?课程改革以来,语文教材中自初中到高中的文言文篇目大大增加。《语文课程标准》的“阶段目标”求7—9年级学生“阅读浅易文言文,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基本内容。背诵优秀诗文80篇”。与以往的语文教学大纲相比,文言文的考查深度有所降低,但基本知识的考查得到进一步加强。长期以来,由于农村初中学生文言基础较差,学生及学校有关文言文图书较少,学生因上网条件差收集不到古文材料,课时较紧等方面的影响,一些农村语文教师用“流水式”串讲文言文,这样一来,学生的文言功底得不到提高,尽管复习时也下了很大的工夫,但文言文丢分多的现象在考试中还是经常出现。本文结合农村初中文言文教学的现状,谈谈在新课程背景下有效开展农村初中文言文教学的方法。
一、农村初中文言文教学的现状
(一)教学目标单一。
部分农村教师认为,只扫清字、词、句障碍,会翻译文章大意即算完成教学任务,因而将其教学目标定位在单纯的知识与技能掌握的这一层级上,学生成了被动接受字、词、句的工具。这无疑是对中学文言文教学目的认识的片面化。
(二)教学方式僵化。
部分农村语文教师在进行文言文教学时,还是和现代文教学一样,遵循一种固定的程式,介绍了作者、写作背景后,再开始逐词逐句的串讲,讲完后再作所谓的“内容分析”,或者来个“中心归纳”。教师是“独霸课堂”,喋喋不休,出现了“满堂灌”的现象,注重知识的传授,忽略文言教学的系统性和规律性,不注重文言文知识规律的总结,对学生缺乏学习方法上的指导,学生则停留在学一篇读懂一篇的层面上,语言材料积累了不少,但学习能力并没有得到提高。
(三)学生存在厌学或应试心理。
由于年代久远,文言文与当代学生的生活严重脱节,在现实交际生活中,除了一些成语,我们很难再看到文言文的影子。很多文言文对当代学生而言拗口难懂。此外,长期以来文言文教学陷入“字字落实,句句清楚”的误区里,学生对枯燥的文言字词理解、背诵感到苦不堪言,再加上由此带来的文言文考试成绩的不理想,使得他们产生了厌学心理。而有的潮汕农村学生更是认为普通话都学不好,文言文除了应付考试之外,没有什么用。于是,很多学生产生了厌学或为应试而学文言文的心理,么干脆不学文言文,么只关注考试内容,根据考试大纲求死记硬背所谓的重难点。由于厌学或应试的心理,学生难以对文言文产生足够的学习兴趣,阻碍了文言文教学的发展。
二、新课程背景下农村初中文言文教学的新思考
(一)明确教学目标。
新课程目标清楚地指出“阅读浅易文言文,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基本内容。背诵优秀诗文80篇。”文言文教学不仅应该着眼于文字表面呈现的语言因素,而且应该注重文本作者内蕴的情感因素以及文本结构的思维因素。对文言文中的词、句字面意思的准确理解,是文言文教学的基础。除此之外,学生还对文章进行适当的鉴赏评析。大多数选入教材的文言文,有很强的文学性,作者的人生态度、理想追求,其中人物的思想性格、思想情感,以及课文的内容、语言、意境之美,对学生形成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提升艺术修养,培养高雅的审美情趣是很有影响的。如,《愚公移山》、《桃花源记》、《陋室铭》有着很高的文学价值。因此,在教学实践中,教师应确定教学目标,在指导学生掌握文言文基本内容的同时,还让学生对文言作品做出适当的鉴赏、评析。体味文中之情,想象文中之景,领悟文中之道,感受文中之雅,是文言文教学的终极目标,也是文言文教学追求的最高境界。
(二)教法灵活,师生互动。
初中生刚接触文言文的时候,拗口难懂的文字常常让学生望而生畏。因此,教师在文言文教学中应该注重灵活教学,注意师生的互动,用新课标指导文言文教学,实行两个“转变”,即由教师教转变为学生学,由课内向课外适当延伸。初中文言文以故事性为主,人物角色分明,便于开展自主、合作、探究性的学习实践活动。寄学于活动,寓教于乐,生生互动,师生互动,经历快乐的学习,更能留下永恒的记忆。在教学实践中,我发现以下几种活动形式效果较好。
1.诵读的活动。为了培养学生的文言语感,必须加强诵读,以诵读为感知课文的主途径。著名教育家魏书生曾说“背多了,语感增强了,说话、写文章都容易通顺。”诵读可以分成课前、课内、课后三个阅读阶段。课前诵读就是指让学生先预习文言文。这就求学生学会自读课文,初中文言文多数短小精悍、注解详细、浅显易懂,学生在自读课文的过程中,只认真阅读注解,借助工具书,便基本能疏通课文,了解文章大意。这样就为在课内更好地理解文章做了铺垫。在学习文言文的课堂内更深地强化阅读能力。教师适当地运用有效的方法组织学生阅读。七年级学习文言文乃为启蒙,教师应该充分发挥主导作用,按照“范读、跟读、自读”三个步骤,按照读准、读懂、读美的原则进行,逐字逐词地细读,帮助学生读准字音、读准节奏、读出语气。在这个过程中需进行朗读指导,比如教会学生节奏划分的方法,最后达到能够读出节奏,读出情感,读出韵味。为了增加学生的兴趣,还可采取配乐听读,特别对那些短小优美的抒情小品,更是适宜。以《陋室铭》为例,在幽雅的古乐中,声情并茂的朗读,聆听此铭,更觉情与景汇,事与心谐,令人身临其境。学生可以借助教师这个“抓手”,掌握一些文言基础知识,完成一定的文言知识积累。在学生读懂课文的基础上,教师可以指名朗读、组织齐读。求学生读出文章的感情和气势,表现出文章跌宕起伏、抑扬顿挫的节奏感,因为每篇文章都蕴含着作者的喜怒哀乐之情,特别是体会那些运用修饰手法的句子所表达的感情,领会作者的观点和思想。在熟读的基础上能背诵,背诵讲究一定的方法。这里介绍几种比较有用的方法分角色背诵法、四人小组背诵法、情景背诵法、进入课文角色背诵法、根据课文线索背诵法、按照写作顺序背诵法。老师应让学生多读、多写,并不定期地进行默写,以检查学生的背诵情况。课后诵读是课内诵读的重补充,学生在学习文言文之后应该进行及时的复习,这其中最重的就是诵读已经学过的课文,掌握了教科书上面的文章之后,学生应该多一些阅读课外文言文。教《唐雎不辱使命》,可以延伸到《晏子使楚》;学完《爱莲说》,可以看看《芙蕖》写荷花的片段,这对于提高文言文素养具有很大的帮助。旧书不厌百回读,熟读精思子自知。在粗明字句的基础上,通过反复诵读,从中体味语言的气势和语言的情味,逐步形成敏锐的文言语摩,进而接受作品中人文精神的教育。
2.译的活动。翻译课文是文言文教学中一个重的环节,在整个翻译过程中,以学生活动为主。翻译课文可以有学生的个人自译、同桌对译等形式。自译求对照注释,疏通文义。交流过程中借助质疑、解疑的互动,解决字词的难点。互译求将自己的译文与组内同学交流,互相补充,培养伙伴关系,形成共学优势。
3.教的活动。在文言文教学中,我认为让学生走上讲台教的活动最能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。在八年级下《桃花源记》第二课时的教学中,我尝试提前布置了预习,给学生“上课”的任务。我让学生4人为一小组合作出谋划策,想办法如何上好课、研究教学方法,让学生自己教学文言文。学生都踊跃尝试。到讲台上教学的学生有学老师平时的模样教读—全班读—小组读—个人读,教得有板有眼的;也有创新合作进行教学,甚至设计了现代导游为《桃花源记》做宣传的环节。全班同学在这样的学习气氛非常活跃。学生自己教学文言文,提前备课的准备充分,学生们都很激动,一节课下来,连学困生对该课字句译的掌握程度都很好。而我这个老师也扮演了一回学生,一起参与学习,也反思了自己平时的教学步骤是否需改进,让学生学得更轻松。给学生时间、空间,在教师的指导下,让学生自主、实践、体验、合作、探究学习,不仅能创新学生的思维,还能让学生体验成功和满足感,树立他们学习的信心。
(三)走出学习误区,激发学生兴趣,提高阅读水平。
由于文言文与学生的知识水平、日常语言习惯距离较大,学生比较难读懂,因此,在文言文教学中,消除学生的学习误区,激发学生的兴趣是很重的。教师向学生灌输学习文言文的作用,新编中学语文教材中的文言文都是古典文学中的名篇佳作,其深刻的思想内容、优美的遣词造句,都是学生学习的典范,都值得我们去揣摩,而不仅仅单纯是为了考试而学习。初中文言文教学注重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。学生对学习有了兴趣,就会有动力,就会变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把所学的知识向课外延伸,把学生引向更高的层次,对知识的深度和广度进行拓展。在文言文教学中,应有一个“读懂—提升—拓展”的过程。文言文教学的最终目的是教会学生学习文言文的方法。教师有计划地找一些符合学生阅读心理的,与课文深浅程度相当的,故事性强、有注释的文言作品作为课外阅读材料让学生阅读,使学生在不知不觉中爱上文言文。由粗知文章内容,到了解文章结构,到懂得语言运用的技巧,再到能复述文章的大意,最终能够感悟到作者透过作品中人物刻画所表达的思想感情,进而受到文章的情感熏陶。随后,说出自己的学习心得,并借鉴古人的精美语言和构思技巧,用以指导自己的写作实践,进而提升学生的自我阅读水平。
总而言之,在新课程背景下,广大语文教学工作者切实地抓好农村初中文言文教学,继承和发扬传统的优秀的教学方法,创新教学方法,着力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,语文素质教育的目标才能实现,相信农村孩子就能在学习文言的漫长之路上一直饶有趣味地走下去。

参考文献
[1]杨庆霞,浅谈初中文言文教学对策[J].科学教育家,2008,(4).
[2]罗红.对初中文言文教学的几点建议[J].中教研究,2006,5-6.
[3]胡桂兰.浅谈文言文教学的方法[J].读与写杂志.2008,5,(5).
[4]施泽亮.初中文言文教学之我见[J].教育研究,2007,6.